關於部落格
一個戲痴和寵物狂的空想世界,歡迎大家來交流。
  • 1534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好文共賞─向京劇傳統致敬─評〈孟小冬〉新編京劇歌唱劇

新編京劇歌唱劇〈孟小冬〉,以一個愛情故事作為外框,展現的核心卻是主角對於這種藝術追求的尋道歷程。

  故事由倒敘說起,人聲、槍聲、雷聲……種種外在的喧擾聲音,隱隱透露出孟小冬傳奇的遭遇。為了找到一個心目中最純粹的聲音,自小登台的孟小冬,雖早已擁有眾多戲迷,卻毅然決然放棄滿座掌聲,在一片風雪中前往北京拜師。「尋找聲音」成為貫串孟小冬一劇的主軸,串起了她和梅蘭芳的一段情緣,串起了她和杜月笙的有情有義,最後也串起了她的自我實現─來聽戲的觀眾不是為了重提她的往事緋聞,而是為了來聽「她」,孟小冬,怎麼重現余叔岩的唱腔。

魏海敏飾演的孟小冬,雖在一開始頭兩句台詞裡仍讓人聯想到曹七巧。但接下來漸入佳境,一人分飾孟小冬與梅蘭芳對唱的段落,更是叫人驚艷。這一段表演唱念做打本身轉換的高難度自是不在話下,而另外一個被巧妙處理的問題是:梅蘭芳在京劇史上如神的地位,有誰能演?魏海敏本是梅派傳人,由她詮釋梅蘭芳,自有其正宗地位,再加上箇中複雜的性別多重扮演,由曾詮釋過歐蘭朵一角的魏海敏飾演,真是不做第二人選。唱完了,編劇還不忘後設的幽了臺下觀眾一默:「當年那掌聲比現在還熱烈。」古今相映的巧妙連結,又換來觀眾一陣喝采!

相較於劇本本身重新挖掘了京劇美學的內蘊,外在形式表現上則嫌著墨過多。台口上佇立兩棵梧桐樹,代表了孟小冬的精神風骨;舞台上兩層框架相疊成十字型包裹住整個舞台,如同孟小冬生命中的層層框架。舞台上的國樂團上面又搭起了一個ㄇ字型的棚架,將舞台切割成上下兩個高度。原是為了豐富舞台畫面的設計,卻因這麼多龐然大物讓舞台顯得侷促,當回憶場面出現群眾時,更是擁擠不堪。而舞台上方的投影幕,隨著情節變換,以窗戶外形搭以不同顏色的暈染以及偶爾飄落的梧桐葉,可見營造意境的企圖。但演員情緒藉由唱詞本已渲染得十分飽滿,投影片使用了太多符號反而打破了這層幻覺;不過演出間穿插的梅蘭芳、孟小冬、魏海敏扮相的投影,倒是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作用,遙想大師當年風采,緬懷神往。


本戲由於為慶祝台北市立國樂團30年慶而合作推出,故注入許多新編國樂創作。國樂在氣氛舖墊上,色澤飽滿;可惜在歌唱處理上,調性與京腔之間的互相接融上仍顯得有些扞格。本戲既是敘演一位京劇演員的生命故事,或許仍以全本京劇呈現,調性會較為一致。甚至可以考慮整場以獨腳戲處理,讓舞台更簡單一點,留下一燈一座及兩棵梧桐,讓演員用唱念做打建構出戲臺上下的世界,或許更能充分發揮京劇虛擬的時空流轉特質,烘托鋪陳出孟小冬這趟「千山我獨行」的絕然生命追尋。

據說在京劇史上是場神話的演出-杜壽搜孤舊孤

編劇王安祈在新編京劇的路上,多所嘗試突破。而到了〈孟小冬〉一劇,則藉由這位傳奇大師的生命故事,回頭再探京劇傳統美學的本質,展現了作者在創新路途中的停頓反思。對於年輕觀眾而言,喜歡的是故事,而傳統戲曲最著重的,卻是「抒情美學」。劇中淡淡點出京劇表演在故事情節和演員中心之間的辯證,揭示了不同世代的審美趣味,更深層的表現出作者對京劇傳統的深入理解以及對於追求最高藝術成就的演員們所致上的高度敬意。而走出劇院,後勁更強的則是染上心頭那股傳統京劇「碧梧棲老鳳凰枝」的蒼涼寂寞……。

本文首發於國藝會藝評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