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個戲痴和寵物狂的空想世界,歡迎大家來交流。
  • 15325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隱市的看戲隨筆-冒認、錯認系列:一捧雪

冒認、錯認的手法在中外戲劇中都是老梗了,以格主比較熟的戲曲來說,桃花扇裡老奸阮大鋮劇作春燈謎便有個別名叫十錯認。從名字就知道劇中有十次的錯認,可以說是把這種戲劇手法玩到極致,也玩到爛掉了。不過大家都用,也就代表有市場,戲法人人會變,巧妙高低各有不同,就看各劇作運用的手法了。不過這次系列都是老戲,因此格主隨性談談一些感想。

一捧雪這齣戲是從李玉傳奇翻過來的,不過在崑劇中好像沒有保留下來。京崑間曖昧不清的關係一直是格主很有興趣的議題,但這是個超大的題目,在此只能略過。

劇情簡而言之就是:「一個杯子引起的慘案。」實可與「一顆包子引起的慘案」無極一劇相互輝映。

全劇分為三個部分:搜杯代戮、審頭刺湯、雪杯圓。對岸好似很少演全本,至少我看戲這幾年只見演審頭刺湯,但台灣這幾年新劇團和國光不約而同都排出了全本一捧雪,呈現出的正是台灣人愛看本戲的習慣,由於兩團演法類似,主演都是一趕三,因此討論本劇時會略將兩版本比較一下。


搜杯代戮是齣標準的作工戲,主角莫成唱段不多以道白取勝,在搜杯時的身段繁雜,節奏緊湊。以格主的觀感,唐文華的表演比李寶春更邊式些,幾個身段相當漂亮,連屁股坐子都跳得特別高,加上這種道白戲是唐文華的強項,相對來說李寶春的表演就有點大路活的味道了。安雲武是馬派的嫡系傳人,這齣戲更是馬派的當行之作,不知道唐文華是否有經過安雲武的點撥。說點題外話,國光這幾年的表現有目共睹,不管新戲編演,老戲重排都有不少成果,實不遜於對岸許多大院。但由於先天資源的匱乏,除少數演員外,整體傳統功力是相當不足的。這有整個歷史環境的因素在內,實不忍苛責。但如何提升青年演員的基本功底,便成了當今劇團首要的任務。引進大陸師資當然是最快的方法,早期國光便曾聘任陳永玲與王金璐來台教學,近年來也不時請一些著名演員來指點。但戲總是要薰的,缺乏老師長期監督,只有短期教學,難以讓青年演員將學到的東西化為自身血肉。而且青年演員缺乏的有時是最基本的東西,未必要追求名師,名氣未必大但底子深厚能戲多的二路演員,或許也可考慮。當然台灣一些老輩藝術家,如果還教得動,當然更是理想。

回到正題,雖說老戲的情理有時不能深究,而一捧雪畢竟是源自文人手筆,在傳統劇目中也是比較周延的了。但還是難以忽視戲劇邏輯不通之處。作者刻意強調湯勤對莫懷古的深入了解,讓他處處料事如神,一步步將他逼入絕地。又要表達出莫成比莫懷古更為鎮定幹練,於是當莫懷古失去方寸時,都是莫成適時給與建言並安排後續行動,但這兩個描寫角度卻造成湯勤處處預料都是莫成的思維。這或許可以解釋為湯勤對莫家實在太熟,知道真正操持莫家大權的其實是莫成好了!但格主在看戲時,腦筋裡難免一直在想:「作人有時真的不要想太多」,如果沒有莫成的建議說不定莫懷古反而能逃過一劫,於是當莫成替死時,格主就死沒同情心地覺得:「莫成,你就負起責任吧!」(大誤)

審頭刺湯這齣應該是一捧雪中最常演的部份,不過很多觀眾常因劇裡兩人回環複沓的對話感到不耐煩,不過傳統京劇常常就是如此,相同台詞由不同的人念出,一方面既展現了演員的嘴皮功力,也以言語機鋒營造出人物檯面下暗濤洶湧的衝突。另一齣打嚴嵩也有類似的用法,但所呈現的則是一種幽默調侃的效用這種編劇法看似累贅,但自有其味道。

審頭刺湯同樣以念作取勝,雖然沒有繁複的身段,但表情口白的搭配成為全劇成敗的關鍵。唐文華飾演陸炳也算稱職,陳利昌飾演湯勤,雖不如他老師孫正陽的老練自如,尤其是抓梗部份,顯得有些生硬,但也是中規中矩。王耀星的在洞房那大段的二黃,格主雖因當天被老板疲勞轟炸而昏睡片時,但就聽到的部份可算是她這幾年中唱得最好的一次,王耀星這幾年的進步是有目共睹的,希望她能再精益求精,不過看這齣戲後,很多人感嘆原來錦衣衛也有好人啊
雪杯圓在傳統劇本中是個簡單的尾巴,大多在演出全本時才會上演。這次則是個新編的本子,說真的演了蒐杯代戮和審頭刺湯後,劇幅已經相當可觀,雪杯圓已經不適合在過度鋪敘了。在此國光本就犯了這個毛病。大概為了彌補前面老生缺乏唱段的遺憾,新本子讓唐文華飾演的莫懷古有著大段的唱腔,說真的即使唱得好,觀眾都累了,何況在經歷前面那麼繁重的表演後,唐文華和王鶯華的嗓子都啞了,已經是力不從 心,本來可以展現唱功的地方,反而是自曝其短了。其次新腔襯底鋪墊的音樂太多,與前面的風格差異太大,顯得格格不入。最後情節安排文祿也冒名頂替代替莫懷古之子受罪,則過於刻意,也沒太大意思。從以上幾點來看,國光本雪杯圓不如新劇團精練得當。

傳統老戲以表演為核心,大多都是一齣齣的折子,缺乏完整情節。因此整理本戲算是活化老戲的手段之一,既保留了老戲的表演精華,又能看到相對完整的故事,可說是一舉兩得,對於初入門的觀眾也是不錯的選擇。但整理本戲並不只是將幾個相關的戲齣組合便完事,而是要用細密的針線將不同戲齣串聯成一個整體,甚至需要新編部分情節。格主以為修編老戲,就好像整修古董一樣,如何保持原有的味道是非常重要的。由其創作時代不同,新編的部份要如何與老本融會無間,尤其是老戲一些陳腐觀念如何讓現代觀眾接受。完全不動,怕現代觀眾難以接受,更動太多,又擔心失去原有風味,分寸拿捏之間真的非常考較修編者的功力,並不比編新戲容易。國光歷年演出中,慶頂珠與瓊林宴算是兩個不錯的成果。格主以為這是條除了新編戲外,可以繼續走下去的一條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