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個戲痴和寵物狂的空想世界,歡迎大家來交流。
  • 15325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好文共賞—情何以堪

 

這真是一個難堪的場景。小生這廂一聲嫂子,叫得不夠正大光明,小旦那廂一句還禮,還得不夠清清白白,一個老生夾在中間自覺無事,卻硬是成了那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呆頭丈夫。

傳統京劇《御碑亭》講的是一樁休妻的故事,做丈夫的只是聽到妻子掃墓回程途中遇大雷雨,與一名陌生男子在御碑亭中避雨過夜,就直接判定「男女共躲雨,必有曖昧情」,憤而休妻。國光劇團新編京劇小劇場的《王有道休妻》,就是依循這個守舊傳統的故事加以改寫,想要以現代人的性別與情欲角度,探一探原有故事中所壓抑潛藏的欲望。編劇王安祈用了極為高明的手法,將劇中妻子孟月華一分為二,本尊是恪守婦道的古代妻子,分身則是潛意識中情欲流動的現代女子,讓一場躲雨的突發事件,成了啟動欲望的高潮戲。小生這廂不是柳下惠,忍不住用眼睛偷瞄身旁的美貌女子,小旦那廂也不是呆若木雞,在偷窺的注視下,春情蕩漾地撢去身上的雨水。於是這樣「水泠泠、清淺淺、瀲豔豔」「嬌怯怯、羞答答、喜孜孜」地過了一夜。你說它一夜無事,確實也未曾發生任何肢體接觸、苟且交歡之事,你說它一夜有事,確實也不曾停止那流蕩在彼此之間說不清楚、講不明白的曖昧之情。


一對不曾相識的男女,在禦碑亭裏對坐天地風雨間,危顫顫、醺醺然、天搖地動、情意纏綿。然而《王有道休妻》的絕妙之處,並不止將情欲的流蕩放回了道貌岸然、嚴守禮教的《御碑亭》,也不只是用古代妻子迭合現代女子,讓女人的身體與聲音,打開原有父權價值道德系統的封閉。《王有道休妻》裏最具現代感、最打動人心的部分,是在探觸到情欲議題時,不以情欲為衝撞禮教的終極救贖,而是在不僵化、不教條的貼近敏感中,大膽去碰觸情欲本身的內在吊詭。

如果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成就了《牡丹亭》的千古愛情傳奇,那改編自《御碑亭》的《王有道休妻》,則提出了「情不知所滅」的尷尬問題。為了情可以生生死死,生而複死,死而復生,但如果情來得沒來由就一往而深,情也就有可能去得沒來由而唏噓感歎,穿越生死的愛情是神話,讓人欽羨讚歎,來無影去無蹤的情生意動是日常生活,徒然叫人好生無奈,幾多惆悵。
 

於是當小生小旦又有機會再見面時,難堪的不是天雷勾動地火而丈夫在場,難堪的是那情意纏綿的「情境」已一去不返。當妻子分身唱出「天涯陌路擦身過,聚散離合盡偶然;亭中會、雨裏緣、一宵幻,雨霽雲收兩無干。非關情緣、再續無端,與他何干、與他何干?」一出好戲就此大團圓收場,不是女人不勇敢,而是當不知所起的情已然不知所滅時,又何有情奔天涯之必要。

《王有道休妻》好看,就是因為它讓我們看到了情欲無端的殘酷性,人生幾多「亭中會、雨裏緣、一宵幻」,情境弄人,的確與他/她何干。

【2004/04/20 聯合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